AG
A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网址: AG

地址: 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未免大打折扣




作者:AG     发布时间:2020-05-23 06:18

  有朋自远方来,乘兴陪其去积谷山麓、谢池巷尾的池上楼转悠。此乃温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合称为“如园”,除池上楼外,还有春草轩、怀谢楼等等;四面回廊,花墙环抱,假山耸立,曲径通幽,饶有亭台花木之趣。据称,原系清道光五年(1825),邑人张瑞溥由湖南粮储道致仕返里,为纪念南朝大诗人谢灵运所建,现经重修而成。楼馆按清式恢复原貌,布置居室,并辟为茶座。少有的清静,我俩便啜茗“闲勃”;话题自然少不了谢灵运和他的池上楼。

  谢灵运(385~433),中国山水诗开山鼻祖。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移籍会稽(今绍兴),晋名将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永初三年(422)秋出任永嘉太守,景平元年(423)秋托病去职,继任临川内史,后又移官广州不久被处死,罪名是说不清的“叛逆”。说起谢灵运,前世纪80年代初毕业于师大中文系的他,不但远比我知根知底,而且还言简意赅的援引《宋史本传》一语感叹道:“这就是谢灵运‘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遨游’的结局吧!”我在佩服他很专业的同时,不由附和道,斯人远去,但其脍炙人口的佳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却流芳百世,也为瓯越文化写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一千六百年以来,春草池与池上楼唇齿相存,久负盛名。惜年代悠远,且史载残缺、各异,尤为唐宋之前几近空白,故围绕着谢公佳句所咏的原址到底在何处始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谁知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他以为只有揭开其谜,才能鉴赏池上楼的文物含量及其历史价值,否则人云亦云,指鹿为马,未免大打折扣。无奈我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尽管穷搜枯肠,说了一通,最后还是说不清楚。

  要问池上楼究竟在何处,这与池上楼的由来是互为关联的。它的由来我粗略的梳理了三层意思:(1)可能出自《登池上楼》之题目。谢灵运在本城当太守时,他的官署或居所似有池上楼之称。如真这样,此楼经世绝伦,堪称顶级“国宝”。按说,这没有疑义,因为“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本身则引自谢氏《登池上楼》杰作;题目明白不过,要不怎称“登池上楼”呢?问题是谢诗留传下来,其题目有可能是后人所加,姑且不论这后人“后”到什么时候(下同),那么池上楼的由来就难说。据查,明嘉靖《永嘉县志》(王叔杲编撰)卷八外志《古迹》篇有云:“谢康乐守郡时,《梦惠连》诗,有‘池塘生春草’之句……”显然,全诗二十二句(从略)是谢灵运所作,题目似是后人所冠:有叫《登池上楼》;也有称《梦惠连》的,说是养病间,梦遇其弟惠连,猝然即景,乃得此句。(2)出自佳句所咏之处。池因诗传,楼以池名,后人按图索骥指称之为池上楼。(3)出自纪念性建筑。后人临池建楼以为纪念谢公,名其楼曰池上楼,其池曰春草池,其巷曰“谢池巷”。朋友比我精微。他听罢作了概括:首先,谢公知温时有无池上楼,今人可不必纠结之;更何况他滞温前后仅一年,有供其起居消遣的也就凑合,管它叫什么楼呢。其次,也是关键,佳句所咏之处尽管起时难考,也唯此算得上真正意义的池上楼。对此,有必要细考其来龙去脉。再次,如园自清道光初年迄今不足二百年,无须拔高追远,我们作为后人的后人把它当成“市级文物”供奉就得了!三块板两条缝。他这么一捋,比我的意思更简洁了;去两头,找中间,正是话题的应有之义。

  “东公廨”为一说。按不少版本注释,池上楼坐落城内东公廨,久圮。明万历《温州府志》卷十八有曰:“原在丰暇堂北,今久已无存。或云在今城守备署中。”丰暇堂坐南朝北别去找它,且看清末一旅温士人郭钟岳《瓯江小记》的注脚:“城守署……由东公廨墙脚小门入,屈折东北行至其地,宽广六七亩。后有一地长方约亩许,疑即谢公池。”春草池又名谢公池。春草池、池上楼一衣带水,由此可知就在今广场路的东公廨。

  廨者,官署也。史载,从东晋、刘宋始,旧温州官署的治所皆在原人民广场两侧一线方圆内。现东、西公廨的地名由此而得。池上楼作为谢灵运的居所毗邻官署也是顺理成章的;就近处理案牍与顾及眷属,于公于私都方便。今人绝对不宜以时下繁华的闹市街头与千余年前的东瓯原生态对榫。其实,此处原本山环水绕十分清幽。其山谓之:“中山”。“中山虽一小阜,而山势合围,水流环绕,形家咸谓灵气所钟,实郡城之主山。”(引自《中山书院记》,乾隆二十三年,即1758年温处分巡道徐绵著)不难推断,东公廨的原始环境颇为谢公所赏识和陶醉,“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应运而生也就不足为怪了。

  另据实地考察,在东公廨的市实验中学校园内似可找到春草池的遗址。众人确认,前世纪70年代初,在其教学楼南侧一直存有长方形一亩许的池塘,池深数米,四周雕栏,广植夹竹桃,师生呼之春草池已久(后因扩建校舍被填为操场,仅留几十平米以作校园小品仍称春草池)。这与上述的说法是吻合的。可以想像,当年池上楼挨在此“池”畔。但清人梁章钜另有一番说法,不得不叫人又生疑团。

  “以存谢公之旧”为另一说。梁章钜(1775~1849,福建长乐人,清嘉庆进士,官至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后随其时任温州知府的一子客居温州,尤喜此地山水)在其《浪迹续谈》一书中指出当年曾讨教过博学多才的孙同元(清嘉庆举人,时为温州府教谕),“据云今积谷山呼为东山,池似即在今东山书院左右。十余年前,郡人张鉴湖观察瑞溥致仕回籍……就东山书院之前购隙地十余亩,辟为亭馆,颜曰‘如园’,临池建楼三楹……以存谢公之旧。若营署之旧迹,别名梦草堂,是明人旧迹,与池上楼全无涉也。”照此论断,正宗的池上楼就在今积谷山麓的如园。不言而喻,历代名楼屡废屡兴,不一而足。关键是在原址重修或改建依然不失其原有的历史价值。因此,张瑞溥“存谢公之旧”在原址重建池上楼岂不比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等更具名气?冠之“市级文保单位”岂非太枉屈了它?此外,追溯元谢梦符《鹤阳谢氏宗支记》有及谢公尝“创第凿池于积谷山”之说似乎进而得到印证。不过此仅一厢情愿也!

  “积谷山之东”为再一说。须知,只要对照一下比元更早的宋乐史所著《太平寰宇记》(北宋时地理总志)不得不使池上楼的源头又陷入僵局。乐史公曰:“谢公池在州西北积谷山之东,谢公梦惠连,得诗于此”云云。古人一个字,够你查半死。莫非他一派胡言,还是池上楼出现第三个“版本”?这是因为:一是积谷山在市区东南,并非西北;二是以池上楼为镇馆之宝的如园在积谷山之西,根本不在东。如是说,谢公“创第凿池于积谷山”则在其东麓,此池上楼非彼池上楼也!

  怪哉,孰是孰非?嗟乎,池上楼到底藏在哪里?朋友坦言,看来,此题非吾辈能解,但他希望下次来温时能听我说出个名堂。我说,难矣,非高人不为也。但我寄希望于温州六城“联创”,特别是“历史文化名城”的打造,也许会有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浮出水面,届时或可找到池上楼的正宗落脚点。要是这样,也算自己眼福不浅喽,呵呵!朋友连连称是,偕我在落日余晖中迈出了如园典雅而厚重的门槛。

AG真人游戏官方



  • 上一篇:5.仓库货门的设置
  • 下一篇:所以很多消费者们在进行选择的时候
  •  
    24小时咨询热线:
    A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手机:  地址: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2018 东莞市天发物流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00139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