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A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网址: AG

地址: 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陈炜:成都上海区域互补生物医药供应链将从空




作者:AG     发布时间:2019-12-20 00:56

  11月14日,来蓉参加2019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大会的上海浦东新区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建设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上,成都与上海可形成上下游互补的关系。

  “以前我们有80%靠空运,20%是海运。现在我们有了铁运,比空运节省很大的成本。”他说,成都建立好生物医药供应链,能让很多国外的新药、救急药第一时间从成都进入中国,使成都成为一带一路新药进口的第一站。

  空运是铁运成本的5至10倍,同时与海运相比,铁运又能节省大量时间。成都国际铁路港作为亚洲最大的集装箱中心站具备具备很好的条件。不过通过铁路建立医药供应链并非易事,首先的难题是医药集装箱的温控问题,需要实现冷链物流。

  如果不能够把药物的冷冻冷藏解决好,就容易造成很多药物的无效化。“一度都不能差。”陈炜说。同时,铁运医药供应链在制度方面也面临诸多挑战,因为涉及到许多国家,而每个国家的海关查验方式都有区别。而在运输过程中,控温状态下的集装箱被打开,又会造成一些药物的报废。

  虽然难度较大,但这条供应链一旦真正打通,今后一带一路的医药输送都可以通过铁运方式来做,“意味着我们生物医药的供应链,从空运时代走向铁路时代。”陈炜说。

  在长江另一头的上海早已是医药及相关器械通关的重要口岸。陈炜说,成都在打造通关口岸的过程中,呈现出与上海间的区域互补性,而非竞争关系。成都和上海建设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的互补主要体现在交通、口岸、产业、生态圈等方面。

  在长江两端的上海和成都分别坐拥中国最大的空港和海港枢纽及最大的国际铁路港。上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四川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成都口岸的药品(含生物制品)通关备案工作,成都将成为第四大口岸。

  作为距离欧洲大陆距离最近的国家中心城市,成都过去的生物医药进出口规模较小,难以和其他口岸匹敌。陈炜表示,这种情况其实不符合成都作为一带一路桥头堡的特殊区位。而上海的辐射面是整个中国,甚至于整个亚太地区,因而造成其口岸太过繁忙,出现排队现象。

  那么通过成都的口岸建设,就能为上海分流负担。“我们上海以港兴市就是靠着‘第一站’。”陈炜告诉记者,让城市成为货物到达中国的“第一站”,进而把自己打造为枢纽和经济中心。成都要真正变成跟上海互补的经济中心,也必须争取成为国际资源流动的“第一站”。

  今年4月,跨国医药企业艾尔建首批医疗产品在成都通关,这是中国西部首个医疗产品通关案例,标志着成都建设的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中心正式启动并已具备服务全球能力。

  11月15日,2019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大会将在成都开幕,大会以“成都加速打造国际供应链新枢纽”为主题,包括世界500强药械企业、国内龙头制药企业代表在内的百余家企业参会,其中不乏诺华、默沙东、武田制药等全球生物医药领军企业。

  据悉,本次大会将发布“成都宣言”:全球医药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行业组织、研究机构汇聚一堂,倡议在蓉共建共享医药供应链新枢纽。

  作为一场行业高端会议,大会吸引来自全球的生物医药供应链行业专家、跨国企业、国际机构齐聚于此,围绕“透视国际医药供应链新机遇”、“成都打造生物医药供应链新枢纽创新探索”、“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体系保障”三大主题展开讨论,分享经验、前瞻未来。

  而作为全国第四个拥有获批进口生物制品(含批签发品种)口岸的城市,成都去年以供应链思维构建了7条国际铁路通道和5条国际铁海联运通道,国际班列境外直达城市扩展至24个,“蓉欧班列”开行1591列,年度开行列数及累计开行总量继续位居全国第一。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进出口额连续18个月在全国近百个综保区位居首位。

  同时,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正与国药、艾尔建等行业巨头展开合作,年内将建成药品冷链仓储,初步具备供应链中心服务全球的能力。以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为依托,成都正加快构建形成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中心。

  11月14日,来蓉参加2019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大会的上海浦东新区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表示,在建设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上,成都与上海可形成上下游互补的关系。

  “以前我们有80%靠空运,20%是海运。现在有了铁运,比空运节省很大成本。”陈炜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建立好生物医药供应链,能让很多国外的新药、救急药第一时间从成都进入中国,使成都成为“一带一路”新药进口的第一站。

  不过,通过铁路建立医药供应链并非易事,第一个难题是医药集装箱的温控问题,需要实现冷链物流,“一度都不能差。”陈炜说。同时,铁运医药供应链在制度方面也面临诸多挑战,因为涉及许多国家,每个国家的海关查验方式都有区别,控温状态下的集装箱被打开,会造成一些药物的报废。虽然难度较大,但这条供应链一旦打通,“意味着我们生物医药的供应链,从空运时代走向铁路时代。”

  在长江另一头的上海早已是医药及相关器械通关的重要口岸。陈炜说,成都在打造通关口岸的过程中,呈现出与上海间的区域互补性,而非竞争关系,双方的互补主要体现在交通、口岸、产业、生态圈等方面。此前,全国生物医药通关口岸仅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口岸。现在,成都将成为第四大口岸。成都要真正变成跟上海互补的经济中心,也必须争取成为国际资源流动的“第一站”。

  美国田纳西大学信息系统和供应链副教授兰迪·布拉德利将在今日举行的2019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大会上就《国际医药供应链的数字化技能赋能》进行报告。昨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医药供应链面临最重要的问题是,产业链上下游数字化的不对等。

  布拉德利从事供应链管理研究十多年,专长包括商业分析和信息技术在供应链中的战略应用等。“很多药企都在建立自己内部的数字化能力,但并没有考虑到整个供应链其他利益相关者——分销商、批发商、零售药房、诊所等的数字化运用。”他说,“所以我们需要打通整个供应链条上的数字化能力,而非某一家企业内部的数字化能力。”

  而在数字化能力的建设方面,应具备高效性、透明性、可追溯性等原则。布拉德利评价说,成都在冷链物流等方面已经建设得比较好,未来应再赋予其全程监控能力、数字化跟踪能力、分析能力。他提出,射频技术、蓝牙技术、物联网技术等新兴技术将能用来保证整个运输供应链的安全有效。

  对于成都未来的发展方向,布拉德利建议,成都不应该仅仅将自己看作是中国或一个区域的供应链中心,而是应该把视野放宽,争取打造国际生物制药供应链中心。

  德国医药批发商协会会长Thomas Porstner是德国和欧洲制药、卫生、竞争和反垄断法方面的专业律师。他表示,随着成都建立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给德国药企带来了很多机会。未来,他想和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推动更多药品、医疗保健相关用品的进口。目前该协会还没有在成都建立相关办事处的计划,未来的合作模式是和本地的分销企业、经销商联手。

  了解到已有医药用品通过中欧班列(成都)运达成都后,Porstner说,药品在运输过程中,对于温度及其他存储条件有着非常严格的标准。所以他们最看重的是,从欧洲运到中国的药品,能否保持住药效。这一点上,成都所积极推进的冷链物流将起到重要作用。此外,欧洲目前在运输方式的选择上,会尽量把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到最低。相比成本高昂、耗能巨大的空运,铁运拥有很大的潜力。

  Porstner认为成都构建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让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医药企业又多了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选择。他同时希望成都能将优化营商环境举措推进下去,建立更加公开透明的规则,以吸引更多欧洲企业前来投资、贸易,实现双赢。

  该中心将依托国药集团专业化优势,为国际国内药械企业选择成都通关提供专业化服务。

  刚刚闭幕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搭建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全球化开放平台。而在2000公里外的成都,也正积极谋划同样的事,努力在全球的聚光灯下展现开放、创新和包容的城市品格。

  11月15日,2019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大会(简称“大会”)在成都拉开帷幕,大会由成都市人民政府与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主办,大会以“成都加速打造国际供应链新枢纽”为主题,包括世界500强药械企业、国内龙头制药企业代表在内的百余家企业参会,其中不乏诺华、默沙东、武田制药等行业领军企业。

  作为一场行业顶尖高端会议,大会吸引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行业专家、跨国企业、国际机构齐聚一堂,就打造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枢纽这一话题,从“透视国际医药供应链新机遇”“成都打造生物医药供应链新枢纽创新探索”“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体系保障”三大方面展开讨论,以期解读疑问、分享经验、前瞻未来。

  界面四川了解到,此次大会吸引了杰特贝林、博福益普生、诺和诺德、费森尤斯卡比、武田制药、葛兰素史克等国内外知名企业重要嘉宾,以及来自美国、英国、荷兰、比利时、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参与。

  未来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将蕴含哪些机遇?他们又有哪些战略思考?在当日上午的论坛中,多位专家分享了他们的真知灼见。

  上午的论坛环节,经济学家、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原副院长周天勇,德国医药批发商协会会长Thomas Porstner,国家卫健委体改司督导评价处处长周小园等专家,从国际国内的宏观环境角度就医药供应链的政策和市场环境进行专题分享。而艾尔建商务执行总监陈志怡、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国药西南董事长蔡买松、柬埔寨卫生部卫生总局秘书处负责人Nuth Mony、四川省药监局副局长何珣等行业从业者和监管部门负责人,就成都打造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新枢纽的先行先试和创新探索实践进行了圆桌对话。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大会上,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宣布揭牌成立。该公司由国药西南公司和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是一家专业化药品进口代理企业,将依托国药集团专业化优势,为国际国内药械企业选择成都通关提供专业化服务,致力于打造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中心。

  据该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公司规划总建筑面积13000平米,仓储中心初期规划库区全阴凉库覆盖,规划立体冷藏库、平置冷藏库、冷冻库、恒温专库,双温查验专区、阴凉库等功能库区,可实现同时储存药品托盘约2000个、药品约3万箱。保税仓储区部分可实现冷链医药从运输至查验、仓储、出库全程全封闭冷藏环境,确保药品储存安全。

  据悉作为医药集团在川设立的省级子公司,国药集团西南医药有限公司多年来严控质量管理,着力打造专业三方物流体系及冷链配送体系,先进的管理经验和严谨的质量管理体系,将助力新公司快速发展,推进生物医药产业融入全球产业链高端和价值链核心。

  在揭牌成立当天,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就在会上同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集中签订建设口岸药品查验仓储基地的合作协议。三方将全面展开合作,共同助力成都打造成都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新枢纽。

  前来参会的上海浦东新区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认为,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设立的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可充分利用成都空铁联运优势,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吸引中外著名药企亚太供应总部,吸引人才、创新成果及产业发展新模式、新业态、新技术等高端创新资源聚集。

  “以前我们有80%靠空运,20%是海运。现在我们有了铁运,比空运节省很大的成本。”在陈炜看来,成都建设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中心除了双机场的空运优势外,铁路优势也是其中的关键因素,“若是成都建好了生物医药供应链,就可以成为一带一路新药进口的第一站。虽然难度较大,但这条供应链一旦真正打通,也许我们生物医药的供应链,将从空运时代走向铁路时代。”

  对成都构建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同样看好的,还有德国医药批发商协会会长Thomas Porstner(托马斯-普斯特)。

  作为监管和GxP、市场准入和授权问题方面的专家,在他看来,成都目前构建国际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的举措让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医药企业,又多了一个进入到中国市场的选择。“药品在运输的过程当中,对于温度及其他存储条件有着非常严格的标准。所以我们最看重的是,从欧洲运到中国的药品,能否保持住药效。这一点上,成都所积极推进的冷链物流将起到重要作用。”

  对此,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早有举措。据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有关负责人介绍,生物城内1.5万平米冷链物流仓库正加快建设,其中2000平米是保税冷链物流仓库,全面建成后将跻身国内冷链物流设施基地和服务能力的第一梯队。

  据了解,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包含供应链在内“四链条一社区一体系”产业生态圈(即产业链、创新链、供应链、金融链,生活宜居国际社区,专业化精准化服务体系),以人才聚集为核心要素,这是生物城的核心竞争力之所在。

  “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是成都市重点打造的国际化生物医药园区,规划先进、产业功能布局完善,生活配套日趋完善,目前正在向着新型城市目标发展。”先导药物有关人士表示,这也是他们选择将项目落户生物城的原因。

  据悉,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于2016年3月14日,经过三年的发展,目前共引进项目127个,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其中包括诺奖团队5个,国家级院士团队4个,高层次人才团队51个。目标打造成为全球知名的生物产业双创人才栖息地,世界级生物产业创新与智造之都国际化的生命健康小镇,融入全球产业链高端和价值链核心的创新实践区。

AG真人游戏官方



  • 上一篇:DHL空运服务(上海)有限公司涉嫌违反海关监管规定
  • 下一篇:航空货运领域表现优异跨越速运有其独门秘诀
  •  
    24小时咨询热线:
    A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手机:  地址: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2018 东莞市天发物流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0013901号